2018-6-26 8:04:00

  人们对确定性结果的评价要高于在不确定性水平上相同价值变化的结果。这种在序列选择中,忽略某些阶段,注重另一些阶段,把不确定事件当作确定事件的现象,被卡尼曼和特沃斯基称为虚假确定效应,即只是知觉的确定性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确定性。

  人们在决策中,对确定性的事情持何种态度?通过下面这个实验,可以发现其中的规律。

  A.你一定能赚30000元。B.你有80%可能赚40000元,20%可能性什么也得不到。

  被试者表现如何?大部分人都选择A。而根据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选择A是错的,因为选择B的预期效用是40000×80%=32000,大于A的预期效用30000。

  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与其合作这阿莫斯·特维尔斯基称这一现象为“确定效应”,即大多数人在处于收益状态时,都属于保守和风险厌恶型。决策者在与仅具可能性的结果相比时,往往对确定性结果给以较大权重,而通常对不确定的可能性结果赋值都给以较低权重。确定效应可通过概率权重函数来解释。一般情况下,决策者对小概率的评价值高于其客观值,对中等概率的评价值低于其客观值。

  确定性效应的关键因素是决策权重的性质,它说明人们偏爱(不偏爱)确定性结果的程度大于对可能发生结果的偏爱(不偏爱)的程度,对处理确定性结果和不确定性结果的方式不同。大多数人对不确定结果中正的结果(增益)是保守的,对一些的确潜在的正面报酬,常会表现出风险厌恶的倾向,而对确定性结果中负结果(损失)表现出风险寻求的倾向。

  确定效应表现在投资上,就是投资者有强烈的获利了结、落袋为安倾向,偏爱卖出正在盈利的股票。多数人的表现是“套则拖,盈先走”。在股市中,普遍有一种“卖出效应”,也就是投资人卖出获利股票的意向,要远大于卖出亏损股票的意向。这显然违背了“对则持,错即改”的投资核心理念。

  还可以通过下面几个问题引出和解释虚假确定效应。

  问题1:你会选择下面哪个选项?A.肯定赢得30美元。B.有80%的可能性赢得45美元。

  特威尔斯基和卡尼曼将上述问题交给不同小组的人群测试。有78%的人选择A,22%的人选择B。

  问题2,考虑下面包含两个阶段的游戏。在第一阶段,有75%的可能性一无所获地结束游戏,25%的可能性进入第二阶段。如果进入第二个阶段,要在下面两者之间再做选择:C.肯定赢得30美元。D.80%可能性赢得45美元。

  问题3,你会选择下面哪个选项?E.有25%的可能性赢得30美元。F.有20%的可能性赢得45美元。

  测试结果,对问题2,85名被试中74%的人选择C,26%的人选择D。对问题3,81名被试中有42%的人选择E,58%的人选择F。


……
2018-5-22 7:52:00

  人们选择不同的方案,本该建立在这些方案的差异上,而不应建立在这些差异是如何表达出来的基础上。偏偏这一原则与人的心理倾向相左。所以,表达不合适甚至可能破坏深思熟虑的决策。不过,若能采取适当预防措施,是能限制这种框架效应的。

  本栏上篇论述了框架效应的内涵、发生的原因、存在的广泛性和稳定性、对决策影响。今天继续探讨框架效应在股票投资中的表现及其预防。

  股票投资,容易产生货币幻觉。例如,笔者曾问过数千名投资者:在股市盈利(或损失)1万元,与实际得到(或损失)1万元,哪种情况下人们的快乐(不适)感较强?几乎所有被试的回答是后者。这说明,股票投资中的货币幻觉会影响人们正常的心理感受。

  Levin和Gaeth的研究发现,当将牛肉描述为75%是瘦肉时,被试报告更多产生喜爱的感觉,而将相同的牛肉描述为25%是肥肉时,报告喜爱的感觉就大为减少。

  心理学家曾做过一个实验:向一个小区的家庭主妇推销保温密封条。当推销人说“太太,您买这款保温密封条吧,这样,您一年能节省1400美元”时,有不到20%的家庭主妇购买了这款保温密封条。在另一个小区,当推销人说“太太,您买这款保温密封条吧,如果您不买,您一年会多花1400美元”时,有近70%的家庭主妇购买了这款保温密封条。同样的信息,不同表达,给对方心理的影响大为不同。

  笔者曾做过一个实验,问了数千名被试者下面的问题,有人向你推荐一款高风险的理财产品:A.像您一样的人都犯了跟您一样的错误而没有购买。B. 像您一样的人大部分都买了。C.您买了,收益是多少(假设是X)。D.您不买,会损失X。结果,大部分人承认,选项D对自己的影响更大。

  笔者还做过另外一个实验。询问数千名被试者,有人向你推荐股票,有三种表述:A. 这只股票未来三个月内盈利的可能性是60%。B. 这只股票未来三个月内平盘的可能性是20%。C. 这只股票未来三个月内亏损的可能性是20%。大部分人承认,选项A的说法最能让他们动心。


……
2018-4-24 7:50:00

  实验一再证明,面对收益,人们更愿意保守,面对损失的确定时,人们更愿意冒险。情景描述不同,风险偏好发生变化。而微观经济学假定风险偏好不变。不同的问题陈述方式,会根本改变决策方向。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为什么对别人的影响会那么不同?因为正面与负面的表达会严重影响人们的决策:问题本质相同但表达形式不同会导致人们在选择和突出情景(问题)的某些方面而忽视另一些方面,进而做出迥然相异的决策。

  根据行为学经济学的界定,决策者所拥有的有关行为、结果及某一特定选择可能引发的有关情况的一系列概念就是决策框架。而由事物表面形式形成的框架会影响人们对事物本质的认识。当人们用特定框架来看问题时,决策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他所用的框架,这就是框架依赖(framing dependence)。正是框架依赖导致认知与判断的偏差(即陷阱)。

  框架效应违反了主观效用理论中的主导公理与不变公理。主导公理可能是理性选择中最明确的原则:如选项A在某一状态下比选项B好,而且在任何状态下都至少与B一样好,那决策者应选择选项A。美国行为科学家阿莫斯·特沃斯基与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在1981年提出了不变公理:在不确定环境下选择时,决策不应因问题表达方式的不同而不同。但在现实生活中,框架效应总会使人在不同条件下做出与这一公理不一致的选择。

  做决策的第一步是如何表达,这常和其他心理陷阱紧密联系在一起。某种表达能建立起现状或引入一个锚,能突出沉没成本,或引向肯定性证据。今天,决策(说服)的研究者已确定了两种特别容易误导决策(及对方)的表达。

  特夫斯基与卡尼曼当年做了个经典实验:设想美国试图防范可能发生的一种非同寻常的疾病。估计该疾病将可能在美国导致600人死亡。专家们提出了4个不同方案。假定他们对这4个方案的后果估计如下:如果采用方案A,200人的生命将会得到挽救;如果采用方案B,则有三分之一概率600人生命会全部得到挽救,有三分之一概率所有人死亡。如采用方案C,400人将会死亡;采用方案D,三分之一概率成功,若成功,所有人都有救;有三分之二概率失败,若失败,600人全部死亡。

  对A、B两个方案,卡尼曼调查了152名被试,72%选A,28%选B。笔者询问了934名被试(高管、博士、硕士、本科生等),60%选A,40%选B。

  对C/D两个方案,卡尼曼调查了152名被试,22%选C,78%选D。笔者问了934名被试(高管、博士、硕士、本科生等),15%选C,85%选D。

  哈佛商学院教授哈蒙德与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在1998年做了关于保险公司与打捞沉船的实验。一个海运财产调停人,负责尽量减少三艘投过保的驳船上的货物的损失。但这些驳船在海上沉没了。每艘装有价值200000美元的货物,如果不在72小时内打捞,货物将全部损失。当地一家海上打捞公司老板给出4个花费相同选择。

  计划A:打捞其中一艘船。计划B:有三分之一概率打捞三艘船上的货物,但有三分之二概率一无所获。结果,71%的被试选 A,29%的被试选B。笔者询问了936名被试者,结果与上述实验结果完全一致。


……
2018-3-27 7:50:00

——投资心理学漫谈之二十七

  在市场形势相同、其他条件相同、本金总额相同的情况下,买进2元/股的股票与20元/股的股票,盈利及亏损的总数其实是一样的。很多人坦言,在理性比较后也深知这一点,可他们在心理上还是偏爱2元/股的股票。

  在探讨分析了比率偏见的内涵及其产生的原因之后,笔者继续探讨为什么很多投资者偏爱低价股?如何在实践中避免比率偏见的误导。

  生活中广泛存在着比率偏见的现象,是不是偶然的?有学者10年前做了个实验,证明这种非理性不是偶然的。第一种情况是,在A(红球占总数的比例1:10),a(红球占总数的比例7:100)中选择;第二种情况是,B(红球占总数的比例1:10),b(红球占总数的比例13:100)中选择。

  若被试对a 的选择率明显高于A的选择率,则存在比率偏见。被试对b的选择率明显高于B的选择率,则不存在比率偏见。因为b本来就比B的可能性高。

  统计结果表明,A (a)组中a 的选择率显著高于B (b)组中B 的选择率,这证明比率偏见的发生并非是由选择的随机性所导致的偶然现象。

  在A (a)组中,a 为非理性选择,B(b)组中, B为非理性选择,若被试对a 的选择率明显高于B的选择率,则存在比率偏见,若二者的选择率没有统计学差异,则不存在比率偏差。以往关于比率偏见所引发的非理性决策,是因为在低动机或无动机驱动条件下, 被试者对非理性结果选择的随机性所致。


……
2018-1-23 8:41:00

  ——股票投资心理学漫谈之二十六

  卡尼曼和米勒的标准理论认为,人们对事件发生的怀疑程度取决于对事件正常性的判断。相对于大数字呈现的小概率事件,小数字呈现稍大一点概率事件更容易被怀疑其出现的可能性。如何在决策中避免被比率偏见误导,亟待进一步深入研究。

  很多投资者偏爱低价股?很重要的原因是觉得相对于高价股,低价股涨起来的空间大,跌的空间少。这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比率偏见 (Ratio Bias)。

  当今世界最有影响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和米勒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做过一个实验。一袋装有燕麦、巧克力两种口味的饼干。情境A:袋中有9 块燕麦饼干,1 块巧克力饼干;情境B :袋中有90 块燕麦饼干,10 块巧克力饼干。孩子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闭着眼睛随机从袋中取一次,取出一块饼干。 哪种情况下取出巧克力饼干的可能性更大?尽管在两个包里取出巧克力饼干的概率相同,但实验结果却是,大多数被试认为,相比情境A,情境B从大包里取出巧克力的可能性更大。这个实验首次证明了比率偏见的存在。

  卡尼曼和米勒给出的比率偏见的定义是:当小概率事件以不同比率形式呈现时,相对于较大数字(例如10|100),人们倾向于认为以较小数字(例如1|10)呈现的事件更不可能发生。绝对数量的多少,导致人们产生错觉。此时人们以直观感知而不是抽象比率作为判断依据。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Kirkpatrick 和Epstein 用随机游戏范式,把米勒等人的程序作了适当修改后在大学生中做了一个证明比率偏见存在的经典实验。

  实验时,把盛饼干的盒子改为透明容器A和B,用红球代表巧克力,用白球代表其他饼干,A的红白比率1:9,B的红白比率10:90。被试者被告知,在这两个容器里抽中红球会获得一定的金钱奖励。问被试者偏好哪个容器?实验结果:三分之二以上的被试者选择数量多的B容器。因为被试者大多认为从容器B中拿到红球的概率要大一些。但实际上从A、B两个容器内拿到红球的概率相等。实验证明,人们在做决策的时候存在比率偏见。

  比率偏见是否是非理性的行为?Denes-Raj 与Epstein在改进的随机游戏范式中,采用不等概率条件研究比率偏见,证明了其非理性的特点。实验如下,被试者从碗中拿到一个红球则获得1美元的奖励。A容器中有100个球,其中有5到9个数量不等的红球;B容器中有10个球,其中有1个红球。

  为了让被试者明确知道这种比例上的差异,实验者特意把标明比例的标签贴在容器外面。结果,82%的被试者愿意选择采用大数字呈现小概率事件。实验者继续进行实验,通过增加赢钱数量来调动被试者正确选择的动机。结果,被试者仍愿意从数量多概率低的容器中选择,从而验证了比率偏见的非理性性质。从理性的角度,应该选择从B容器中抽出红球,因为B容器中抽出红球的概率是十分之一,高于A容器中抽出红球的概率百分之七。

  比率偏见是由直觉经验的压倒优势引起的。当数字比例和代表数字比例的实物同时呈现,并且有认知上的冲突时,多数人常常根据自身对实物的直接感觉来做出判断。当抽象的概率与代表概率的实物同时呈现时,人们判断时在信息中占有更重要地位或者大脑最先识别的信息,是具体的实物而不是抽象的概率。

  卡尼曼和米勒在1986年提出的标准理论(norm theory)认为,人们对事件发生的怀疑程度取决于对事件正常性(normality)的判断。相对于大数字呈现的小概率事件,小数字呈现稍大一点概率事件更容易被怀疑其出现的可能性。


……
2017-12-6 7:51:00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是十九大报告对金融领域的根本要求。我们认为,在目前情况下,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更应注重主动预防性监管。

  主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意味着以坚守主业服务实体为基石。金融业回归本源的重点是要做好“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的有机统一,进而促进经济发展的“有效性、科学性、持续性”。为适应当前化解金融风险的形势需要,各金融机构要依托主业优势回归金融本源,积极主动参与供给侧改革各项部署,紧扣“三去一降一补”任务,进一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水平,通过体制机制的改革创新,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主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还需以综合判断分类施策为抓手,在化解金融风险的过程中,针对不同的情况和不同的对象采取不同的措施,防范新的风险产生。

  而主动预防性监管强调的是尽力减少不利事件、违规行为发生的概率。在监管实践中,人们习惯于事后惩罚。但从资本市场发展的规律和监管的效果出发,立足主动预防性监管,把重点放在对违法、违规行为的事前警示上,更见成效。此外,开始时个别的、偶然的违规行为处理起来相对简单,如果对这些违规未能在事前或早期予以惩戒,会给市场传递不良暗示和信号,等到形成参与者的普遍行为之后再处理,除了“法不责众”的难题,还会增加处理成本,且必然引起市场震动;而预防性监管则可减少不利事件、违规行为,防患于未然。为此,主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以综合判断分类施策为抓手,在化解金融风险的过程中,针对不同的情况和不同的对象采取不同的措施。

  因此,主动预防性监管,总体要求是“从早从小从严及常态化”,把违规遏制在萌芽状态。要满足这个要求,最重要的是制度建设。法律法规完备和严格执行是一体两面。

  具体而言,主动预防性监管更强调权威,体现立法者的理性、专业、对市场的洞察力,执法的严格。要求敬畏市场,坚决遵循规则、程序公开,过程透明(包括规则和程序的制定、修改过程透明)的原则。确保规则公平,执法公正。“三公”之间有严密的逻辑关系,公开是前提,公平是目的,公正是手段,由此促使其他参与者敬畏市场,敬畏规则,信服监管。遵循“三公”原则,还要求监管、遏制违规时,让市场有个稳定的预期,各项法律、法规及政策之间要保持相对稳定和连续,以增加参与者的信心。

  主动预防性监管注重长远,制定法律、法规时,综合考虑市场参与者的情况,尽可能考虑制定法律法规的周到、全面、细致。注重对市场的长远影响,为未来发展预留空间。

  主动预防性监管还需超前预判,增强前瞻性,提高预判能力。预判监管措施一旦出台,市场参与者和执行者会有何反应,执行过程中会有什么阻力,未来市场可能出现的新情况和新问题,都需要有超前研究并拟定可供选择的方案。在遏制违法、违规的监管过程不是单纯地寻找违法行为的证据,而是需要找出违法违规行为的原因,把更多精力用于法律的补充与完善上。


……
2017-11-21 8:23:00

  投资股票,不能追求心理上短暂的愉悦感,而应追求实际账户的总盈利。股票是否卖出,只有两个标准:未来是否继续上涨及是否需要止损。过去的买点不构成今天的卖点标准。不管是先涨后跌还是先跌后涨,不要被绝对值和相对值框住,操作也不能受情绪影响。

  掌握了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教授提出的心理账户理论的基本内容,我们就得尽力避免让心理账户干扰投资决策。

  为什么许多人偏爱低价股,且资金量不大时喜欢持有多只股票?为什么许多人在菜场买菜讨价还价,而在股市上对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股票交易却非常随意?不少人作出买入决策时非常草率,而在该果断卖出时却常常犹豫不决。依据塞勒的研究,这些人忽视了短线交易与长期投资的区别,不愿止损,因为关闭一个正在亏损的账户内心非常痛苦。

  短期和长期投资的决策是很不同的。

  让我们来看看学者的实验。Gneezy和Potersr让两组测试者在风险相对较低的基金和风险相对较高的股票之间选择。选择前,一组看到的是预测未来一年的行情趋势图,另外一组看到的是预测未来30年的行情趋势图。研究发现,看一年行情趋势的测试者倾向于基金,看未来30年行情趋势的测试者倾向于股票。这说明评估账户的频率影响着投资者的决策,评估账户的时间越长,人们越倾向于寻求风险。这与理性操作恰好相反:理性的短线交易常常是寻求风险的,例如短线高手当天回转交易大都是风险偏好的,长线交易则注重规避风险。但目前很多散户投资者在短线交易时过多考虑股票质地和基本面,而忽视了短线形态,该寻求风险时却过分保守了。长线持股时又过多考虑股票技术面而忽视了股票质地和基本面,该稳妥规避风险时又过分冒险。最典型的表现是,短线交易一旦失手,不及时止损而被迫做了长线,而在可长线投资时又不能忍受股价短时间的波动。换言之,用短线思维做长线,用长线思考来做短线。

  塞勒也做过这样的实验:A、B两人分别得到了不同的投资回报(但总盈利相等)。您认为,下列哪个人感觉会更好? 即大家一般愿意是甲还是乙?如果感受一样,则选C“无差异”。甲有两只股票,一只赚50元,一只赚25元。乙有一只股票,赚了75元。三个选项是:A.甲感觉好;B.乙感觉好;C.无差异。实验结果是,64%的被试认为甲感觉更好。但实际上两人的总收益是相同的。

  塞勒还做过一个实验。他研究了纳税申报单上的小错误问题:A.被通知了两次各需要补交100美元。B.被通知一次补交200美元。问哪种情况下被试者更不愉快?结果多数人觉得面对A更让人心烦:两个小的损失比一个大的损失更让人心烦。这种情绪反应与人们对损失反应的本质高度一致:人们喜欢将两笔损失整合。


……
2017-10-24 8:41:00

  与传统会计账户不同,心理账户的特征是“非替代性”效应,也即不同账户的金钱不能完全替代,这会使人们产生“此钱非彼钱”的认知错觉,对这两个账户的钱有不同的感知,导致非理性的经济决策。

  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行为科学教授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的重要贡献之一是提出了心理账户(mental accounting)这个经济学中的重要概念。

  人们在决策时通常不是将决策的各方面综合起来考虑并计算各方面得失带来的效用,而是将问题分解成相对习惯和简单且分别独立的科目,其感受效用分别来自于这些科目的损益。这种将问题各方分开考虑的现象,被称为“心理账户”。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丹尼尔·卡尼曼和斯坦福大学教授特沃斯基1981年对“演出实验”的分析表明,消费者决策时会根据不同的决策任务形成相应的“Psychic Accounting”。这是人们在心理上对结果(尤其是经济结果)的编码、分类和估价的过程。这揭示了人们进行资金财富决策时的心理认识过程。1984年,他们两位提出用“价值函数”假设和“决策权重”函数来解释人们内在的得失评价机制。1985年,塞勒发表“心理账户和消费行为选择”,正式提出心理账户理论。1999年,塞勒发表“mental accounting matters”,系统总结“心理账户”的研究。

  由于存在消费者心理账户,个体在做决策时往往会违背一些简单的经济运算法则,从而做出许多非理性的消费行为。为什么对路边的1元硬币看都不会看上一眼,而对微~信红~包的几角钱非常有兴趣?去剧院看演出,票丢了,或丢了与票价相同的钱款,哪种情况下会继续看演出?为什么两个好消息要分别表达?为什么股民偏爱低价股,且资金量不大时喜欢持有多只股票?这些现象都能用“心理账户”理论来解释。

  笔者也曾做过与此类似的调查。A.假设你已决定去听一场音乐会,且买了张1200元的门票。来到音乐厅,发现票丢了。你是否愿意再花1200元买张门票?(假设钱足够),音乐会曲目你不知道。B.假设已决定去听一场音乐会,门票是1200元,但还没买票。你来到音乐厅,却发现丢了1200元,你是否愿意再花1200元买一张门票?(假设钱足够),音乐会的曲目你不知道。

  面对问题A,970人中有458人愿意,512人不愿意。面对问题B,863人中有434人愿意,429人不愿意。按经济学的理性假设,这两者没有区别,其期望效用是一样的,都损失了1200元,为何结果如此不同?因为“心理会计”在起作用。

  A情境下,第一次现金与第二张门票分别被记入不同账户。相当于“钱包”受到了意外损失,与门票及看演出没关系,也没理由不看演出。现金损失未被记入看演出的账户,不会感觉看演出成本过高。而且,如果不再买一张,之前的1200元就白花了。这反映的是承诺的升级,前面已有资源投入,在未来的决策中,再投入资源,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证明之前投入资源的决策没错。


……
2017-5-22 8:17:00

——股票投资心理学漫谈之十九

  避免乃至摆脱“事后聪明偏差”的最好办法,是增强反思和防范意识。每次操作都应仔细思考,过去的操作失误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条件下可能会出现另一种结果?这种反思最好能形成文字,以避免遗忘。因为,遗忘也是形成事后聪明偏差的原因之一。

  “事后聪明偏差”(hindsight bias),也称“早知如此效应”(know-it-all along effect),是指人们倾向于在事后夸大原有信念与事件信息的相似度,过高估计事前预测能力的现象。简单理解,就是俗语所说的“事后诸葛亮”。

  学者Walster最早研究事后聪明偏差。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设计的实验,要求被试决定是否购买房产,希望考察被试者对预期结果的信心程度。他告知一部分被试者他们的决策所导致的结果,没有告知另一部分被试者。结果,提前获知结果信息的被试者对预测结果更有信心。巴鲁克·菲施霍夫和鲁思·贝思在1975年实验中,把四个鲜为人知的事件作为判断事件:19世纪英国与尼泊尔廓尔喀族之间的战争;1967年在亚特兰大、佐治亚地区因种族问题引发的骚乱;两件临床心理案例。研究人员向被试者呈现历史画片,短暂描述历史事件或案例后,列出四种可能的结果(其中之一必为正确结果)。对A组,不告知实际结果,只要求他们评定最终结果的可能性。对B组,告诉四种可能并提供“真实”的结果,而这“真实的结果”是随机呈现的,不一定符合历史事实,然后要求被试者评定最终事实的可能性。结果,B组对实际结果出现的可能性评估高。这说明结果信息仍然影响了被试者的判断,产生了事后聪明偏差。

  世人经常嘲讽历史学者:“每当一个事件发生之后,他们总能找到若干理由,证明这一事件必然发生。”事实上,人们几乎都或多或少存在类似的偏差。心理学家的大量研究表明,事后聪明偏差广泛存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如选举、经济决策、商业活动、体育竞技、医疗、科学实验结果、自传记忆、日常生活和工作以及投资过程中;并具有跨年龄和跨文化的一致性。

  心理学家研究表明,事后聪明偏差与事件的自我关联程度和个体特质有关。当所涉及的事件及结果与自身有紧密联系,并能使自己从中得到好处,更能表现自己的优良品质时,人们往往表现出明显的事后聪明偏差。智力水平相对不高、自我表现欲较强、依赖性较强、控制感较强的个体会表现出更明显的事后聪明偏差。专业知识技能对事后聪明偏差有两个相反的影响,专业知识技能较高者,会凭借其较强的专业记忆能力,在回忆阶段常有较好表现,因此事后聪明偏差程度低于相对专业知识技能较低者。另一方面,专业知识技能较高者,也更易受印象管理和自我表现动机的影响,因此会表现出较明显的事后聪明偏差。

  人们愿意持续夸大曾预见到东西,不仅倾向于将已发生的事看成不可避免的,而且常常认为,在这件事发生前就表现出相当的不可避免性,很大程度上是希望证明自己的高能力和一贯正确。依据心理学的追踪研究,人们常常在那些会让他们有更高收益的事件中表现出比较明显的事后聪明偏差,尤以股票投资者的表现最为突出。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